对话B站陈睿:从1到N最大的挑战是自我迭代

  对此陈睿表示,自制内容并非B站流量发动机,而是提供给用户更加多元的附加服务,B站大部分自制内容背后都对应着一个商业模式。例如自制纪录片,可以提升内容质量和付费意愿,大会员就是一种商业模式。而原创动画背后的内容和内容衍生消费,也是一种商业模式。

  在走向大众市场的过程中,B站不断发力自制内容,投资国创动画、拍摄纪录片、出品自制综艺等,在外界看来B站在尝试构建自己的娱乐王国,但内容成本也在增加,腾讯、优酷、爱奇艺等传统视频平台就是例证。

  如何紧抓企业核心竞争力,创造出可持续的商业模式,同步实现价值提升和增长加速。针对这些问题陈睿接受了第一财经专访,分享了B站的商业化思考,以及在剧烈且多元的科技竞争中,他如何与内在焦虑共处,实现企业和自我从1到N的迭代。

  陈睿坦言最大焦虑是知道自己有所提升,但困难之处在于不知道这个提升是对还是错,也不知道和别人相比,提升是快还是慢。对于99%的人而言,这种焦虑是无法排解的。很多企业和管理者都会面临这个问题,而能否跨过,一个靠运气,一个靠敬畏之心:克服贪婪、克服恐惧、保持信心。

  “我丝毫不怀疑B站未来会是一家赚钱的平台,在商业化上我们还需要多做一些挖掘,才能将B站整体的商业价值体现出来。”陈睿表示。

  但增长不意味着没有底线。第一原则是商业变现不能影响公司的长期健康发展,第二是商业变现不能影响用户的基本权利,例如不能欺骗用户,要防止企业信誉和口碑破产。“现实是残酷的,当你坚持以上两点,公司的发展速度就会慢下来。但事实证明互联网企业所有的价值都来自于用户价值,最后的商业价值也来自于用户价值。”陈睿强调。

  2009年一位名叫bishi的少年敲下键盘,一个二次元小众社区由此诞生。十年后的今天,B站成为一家拥有3000余名员工的上市公司。从亚文化边缘社区,成长为年轻人主流平台,在后流量时代,创作者生态机制成为B站获取核心竞争力的关键,也成为内容共创时代,社区平台新商业模式探索的先行者。

  陈睿表示,两次创业都陪伴公司走到了一个关键阶段点,回顾这些经历,对于他一个管理者而言,最难的是每前进一步都意味着要自我迭代。“所有的正确都是时间的函数,所有的正确都是规模的函数,所有的正确都是竞争的函数,但昨天你的成功的原因,也许都将成为你失败的原因,这是一个无解的问题,而作为领导者又必须保持足够自信,带领团队前进,这就很容易失去发现问题的敏感性。”

  陈睿认为,游戏是B站成熟度和契合度最高的一个业务,也是变现效率非常高的业务,在未来游戏仍是非常重要的一个收入方式,但包括直播、增值服务、广告、电商在内的其他业务会迅速增长,未来会维持一个比较健康的占比。

  B站的商业多元化加速跑

  在他看来商业世界很多血海刺杀往往是身不由己,很健康的人也可能会被别人一锤子闷死,所以就像打仗一样,你必须要在不被别人打死和自己能够活得比较长久之间, 嫦娥找到一个平衡点。“在行业里, 你其实不需要比老虎跑得快,你只需要比同行跑得快就可以了。”

  高速增长背后,是B站积极的用户增长拉新策略和多元商业化试水。然而平衡商业化和小众社区氛围,如何将积淀下来的用户价值转化成被大众用户接受的商业价值,同时不失去平台的独特性,一直是摆在所有内容社区面前的难题,因盈利能力短板折戟途中者不在少数。

  陈睿认为,从整个流水来看直播的增速仍然非常高。根据艾瑞数据预测,2019年中国移动游戏市场规模为1918.5亿,在线直播总收入规模为605.6亿,后者仍有巨大增长空间。只是行业比较聚集,以往是大小平台都在做,现在是只有大平台才能做,但空间会越来越大。“直播才刚刚开始,无论是5G的普及,还是智能设备的进步,以及创作者能力的提升,都证明直播的红利在未来。”陈睿告诉第一财经。

  如何紧抓企业核心竞争力,创造出可持续的商业模式,同步实现价值提升和增长加速。针对这些问题陈睿接受了第一财经专访,分享了B站的商业化思考,以及在剧烈且多元的科技竞争中,他如何与内在焦虑共处,实现企业和自我从1到N的迭代。

  自我迭代是最大的焦虑

  在业界B站一度被称为“一家社区化的游戏公司”,原因在于B站一直高度依赖游戏业务营收,一度占比超过80%。因此,非游戏业务占比被视为B站走向成熟和稳定的标志。

  相较于其他平台,陈睿认为B站平台模型是完全不同的。很多平台是“三段论”:流量产生广告、广告购买内容、内容再产生流量,933彩票所以他们往往通过广告补贴、或者引入MCN,来买进内容。

  作为一名从业19年的互联网老兵,陈睿表示看过太多的公司如日中天,又跌落神坛,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没有重视企业健康度。获取用户的方式有很多,但是不是可持续的,以及是否可以留存用户,更决定企业的成长空间。

  位于上海政立路的B站总部,是不少粉丝的打卡地,特色的小电视图标、2233娘吉祥物以及弹幕墙,每一处都充满二次元风。从2009年创办至今,B站已经走过整整十年,办公场地也在不断扩大。

  如何在更复杂的人群中完成分发,AI扮演者重要角色。陈睿认为对于一面是海量用户,一面是海量供给的公司而言,AI是最好的选择。“AI可以使公司更好地达到目的地,但目的地是什么,需要公司和管理层去定义。”陈睿强调。

  现如今如何定义B站已经变得越来越难。在过去一个月,有2027万人在B站学习,有3200万人在B站观看美食类内容,有2400万人在B站观看了出行视频。十年间,B站逐步走向大众化,在产业生态上,开拓出了电竞、直播、付费会员、电商等业态。在内容生态上,覆盖了动画、漫画、影视、综艺、纪录片等各种品类。

  从广告、大会员再到知识付费,B站的商业化进程一直表现的尤为谨慎。对此陈睿表示,B站的谨慎,对于发展速度是有影响的,但这就是鱼与熊掌的关系。平台可以更奔放、更粗暴地去变现,去获得短期的收入增长,但背后伤害的是公司长期发展所需要的基础,例如口碑、内容生态的健康成长。对于所有的公司而言,这都是一个永恒的商业难题,只是有的公司坚定地站到左边,有的坚定地站到右边,仅此而已。

  当下盈利依旧是B站的一大关口,但在营收结构上多元化趋势日渐明显。根据B站2019三季度财报显示,非游戏业务收入同比高速增长176%达9.3亿元,占总营收比重50%,游戏和非游戏业务收入占比平分秋色。

  但B站的核心是创作者产生内容,内容吸引粉丝,粉丝激励创作者。这一模式的核心不是内容,而是创作者,因此对于B站而言成本并非是买进更多的内容,而是要让创作者在平台上持续成功,彼此之间就会形成一个良性的共生关系,这种共生关系可以让平台相对低成本的成长。

  如果说企业从0到1是对商业模式的验证,那么从1到N则意味着企业进入指数扩张阶段,是对商业模式的复制、扩大和再创新,难度和挑战甚至大于前者。

  12月13日,在上海举行的2019杰出商界领军者颁奖典礼答案揭晓,B站董事长兼CEO陈睿获得“年度商业模式创新者”。作为B站的“关键先生”,陈睿在坚持不能影响“公司长期发展”和“用户基本权利”两大原则基础之上,积极推动B站的商业化进程。

  对于平台共生关系的注重,也体现在陈睿对技术的应用和选择上。2017年,B站将首页推荐从分区改为智能推荐,曾一度遭遇用户的强烈反对,但陈睿认为后者更利于激发UP主创作。

  作为互联网老兵,陈睿曾在金山软件工作7年,担任雷军的技术助理,是金山软件最年轻的事业部总经理。也曾独自创业建立贝壳安全,后又以联合创始人的身份加入猎豹移动,却在猎豹移动上市前,放弃了一笔价值不菲的股权,以天使投资人的身份加入B站,推动B站的公司化运作,进行商业模式的探索。

  从商业化视角而言,B站是一家享受到游戏红利的社区平台,但同一时间节点,游戏直播也在狂飙猛进,以虎牙、斗鱼为代表的直播平台在市场份额上占据一定优势。与此同时包括快手、宇节跳动在内的新势力也对游戏直播虎视眈眈,B站在直播领域的上探空间究竟有多大。

责任编辑:郭明煜

  用户增长核心原则是健康度

  “我并不抵触商业化,如果对商业化抵触,我就不会做公司,因为我知道对于一家公司而言,真正的目标是实现健康成长和商业增长的一个闭环。赚的钱越多,产品做得越好,历史上很多伟大的公司已经证明了这一点。”陈睿告诉第一财经。他认为,“增长飞轮是21世纪最有效的工具,谁将它利用好,谁就能够改变世界。”

  在智能推荐策略上,他表示B站更重视正反馈这一指标,找到用户真正喜欢的,让用户用手去投票,而不是去刺激用户,很多平台之所以做不到这一点,是因为播放互动指标参数太小,不足以表征一个平台。

,,


Powered by 五福彩票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

Copyright 365建站 © 2019-2020 klay建站 版权所有